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工商代注册

黛安芬品牌被抢注 敲响商标维权警钟

2017-07-18 13:12:45
黛安芬品牌被抢注 敲响商标维权警钟 0.8K

核心提示:1月20日,广东安宝拍卖有限公司为谢伟星举行了个人商标专场拍卖会,拍品近50件,起拍价几万元至上百万元。奇怪的是,拍品只是商标证明文件,这些特殊的拍品都是谢伟星近年来抢注的商标。

  1月20日,广东安宝拍卖有限公司为谢伟星举行了个人商标专场拍卖会,拍品近50件,起拍价几万元至上百万元。奇怪的是,拍品只是商标证明文件定制冲锋衣,这些特殊的拍品都是谢伟星近年来抢注的商标。“如果再没有人叫价,我将不能不遗憾地宣布本场拍卖会到此结束。”拍卖师蒋晓燕说完,全场寂静,然后不谋而合起身离去。筹划近1个月、等待两个多小时的拍卖会只进行了不到20分钟便草草结束,现场没有一名竞拍者举牌。

  “商标哥”的“另类”维权

  谢伟星,现年41岁,广东佛山市顺德人,曾从事房产中介,零售商业,从2005年开始,谢伟星瞄准商标市场,至2007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发文规定“没有经营的自然人不能再申请商标”,他已花费100多万元申请了229个商标,其中3/4属于国内品牌,1/4属于国外品牌。仅在2007年2月7日这天,他一口气申请了16个商标。商标圈子的人都知道他甚么商标都敢抢注,商标抢注成功后,选择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进行“另类”商标维权。媒体也逐步冠之以名佛山商标狂人,圈内人还送给他一个外号——佛山“商标哥”。

  知名品牌被谢伟星跨领域抢注,佐丹奴是服装品牌、雪花是啤酒品牌,但是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商标到了谢伟星手里却变成了佐丹奴牌桌布、雪花牌打火机。女性喜欢的黛安芬亵服居然被谢伟星抢注成了寿衣品牌。这些商标已经通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审批注册,也就是说,如果将来有一天黛安芬牌寿衣真的卖得很火,而同名品牌的亵服却因此而失去了众多消费者——那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谢伟星毕竟没有违法。

  2005年12月12日,谢伟星5次申请了“鲁豫有约”的商标,分在果酒、啤酒、医院、住房等种别中,但均没有成功。2006年7月27日,谢伟星又连续3次申请,分在金属、车灯、非重金属杯等类别中,也以失败告终。

  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主办的“中国商标网”上不难查到,以谢伟星个人名义申请的商标中,审批注册的97个,存在异议的48个,无效的78个,存在争议的3个,驳回复审的2个,与人共有的1个。不难看出,两年来谢伟星没少抢注商标,也没少费力。

  近日,谢伟星爆料称,他在某超市发现该超市销售的都夏美隆等5款红酒品牌涉嫌侵犯其商标所有权,同时,其他一些红酒经销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侵权行为。

  谢伟星称,他正在着手向法院提交诉讼申请,起诉法国波尔多佛朗飞龙、都夏美隆、凯龙世家等8家红酒经销商及代理商侵权销售,每一品牌索赔150万元,将索赔千万元。他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进行“另类”商标维权。

  法国波尔多是全球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地。从2005年开始,谢伟星瞄准了波尔多红酒排名前100的品牌,在国内进行商标注册。经过5年的努力,谢伟星已经成功注册了爱士图尔、凯隆世家、佛朗飞龙等46个红酒品牌在中国的商标。

  据悉,根据我国《商标法》第52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为此从爆出要起诉国外红酒品牌到现在,已有1个国内公司和2个国外公司与他达成商标转让意向。谢伟星称,将超市告上法庭,除希望唤醒国内企业家的商标保护意识外,也希望今后能够通过向波尔多红酒品牌商或国内红酒经销商转让或进行商标合作来获得实际利益。

  “商标哥”的行动引发争议

  其实,对谢伟星这类做法,很多人也存在异议,认为他属于歹意抢注。企业商标遭人抢注,从根本上看,还是由于企业自身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到位,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无形资产。

  事实上,商标抢注行动近年来在国内也屡见不鲜。相关人士告诉笔者,自从国家允许个人注册商标后,个人商标的注册量激增,据相干统计,在已注册商标持有人中,个人约占三分之一。

  近年来,在一些热门事件中频频曝光的炒作型商标一般都出自个人商标抢注者之手。为此,在谢伟星拍卖其商标之前,围绕其抢注商标媒体展开的报导,难逃对其炒作之嫌疑。

  一般而言,鉴于重塑品牌难度很大,或担心相同品牌的产品对消费者构成误导,被抢注商标的企业只有找到商标持有人谈判买下。而那些抢注商标被企业高价买下的消息,反过来又刺激了更多人去抢注。

  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委员陈建南律师认为,谢伟星申请的部份商标涉嫌歹意抢注。如企业发现歹意抢注行动,可在商标注册公告期的3个月内提出异议。如果过了公告期,企业也可在5年内提出撤消申请。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无形资产学创始人蔡吉祥表示,在国内抢注那些国外品牌,只要不是驰名商标,都是合法的;而对在其他行业申请注册另外一行业品牌商标的行动,如果对方不是驰名商标,亦是公道的,但如果对方是驰名商标,则涉嫌歹意抢注。

  广州华南知识产权国际交流中心副主任张云认为,由于商标的使用具有地域性,除了马德里体系内的国际商标外,其他国外品牌在外国享有商标权,但在中国不一定享有商标权;除非通过司法程序证明自己为驰名商标,否则在中国将不能享受到商标保护,因此这些国外品牌如果要在中国销售就要征得谢伟星的同意。

  生意还是歹意,合法维权才是硬道理

  从2005年至今,以谢伟星个人名义申请的商标中,已有97个取得审批注册,另有50余个存在异议和争议。

  1月20日下午,笔者从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商标清单中看到,谢伟星此次拍卖的商标数并不是上次泄漏给媒体的80枚,而只有50枚。起拍价最高的也并不是1000万元的西雅娜银行,而是起拍价为100万元的卢云堡、蓝力、蓝宝和碧特博格4枚商标。下午3点20分,竞拍正式开始,入坐了约30位竞拍者,几轮拍卖无人应答,无人举牌。时间还不到3点40分拍卖会便宣布结束。

  对此谢伟星解释说,其他30个商标是由于有企业联系协商,不想经过拍卖程序而被撤下的。竞拍者不想太招摇,也不想由于拍卖会抬价太高,有竞拍者私下达成洽谈意向。

  针对歹意抢注商标的指责,谢伟星表示,凡在马德里体系内的商标都没有注册,因此不存在侵犯国际商标的问题。谢伟星说:“这不叫歹意,这叫生意。”“国外也有那么多人抢注啊,他们难道就很道德吗?这是市场行动,与道德无关。”

  据了解,相比中国知名商标在国外被抢注的情况,谢伟星的“歹意”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先不说“王致和”在德国被抢注,狗不理、同仁堂、青岛啤酒在美国被抢注,单说镇江陈醋商标在韩国被抢注,我们用时半年才重新夺回这个商标的使用权,这其实只是一种商业行动,只有胜败之论,并没有道德高低之分。

  我们没必要骂抢注镇江陈醋的韩国人无耻,也没必要指责谢伟星的行动不对,这件事只是提示我们,推行品牌还有另一种途径,无形资产也有较大卖点;最重要的是,具有知名品牌的企业更要有商标保护意识,别等自己的商标被他人抢了再重新买回来。

  在国内抢注国外品牌,只要不是驰名商标,都是合法的;而对在其他行业申请注册另外一行业品牌商标的行动,如果对方不是驰名商标,亦是合理的,但如果对方是驰名商标,则涉嫌歹意抢注。如企业发现歹意抢注行动,可在商标注册公告期的3个月内提出异议。为此企业主提高对本身品牌的保护意识,合法进行维权才是硬道理。

推荐阅读
  • 落清欣抬头看了看康康
    落清欣抬头看了看康康

    落清欣抬头看了看康康,也不生气,反而是带着笑意继续对我说道:“李初一,你总算想明白了,等你取出盘古神...[详细]

  • 郝黑看了一眼大黑狗
    郝黑看了一眼大黑狗

    郝黑看了一眼大黑狗,见大黑狗没有发飙,接着说……“普通生魂一入金鸡山,一群又一群的公鸡立马迎面扑来,...[详细]

  • 我这杯水有毒
    我这杯水有毒

    第六百九十章融合五代妖力(上)我这杯水有毒,你喝吧。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这么简单的意思,你信不信,...[详细]

  • 这一路的长途跋涉
    这一路的长途跋涉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莫轻芽。这一路的长途跋涉,莫轻舞表现出了罕见的坚强。楚阳并没有说为何要她用自己的两条...[详细]

  • 自己复仇的道路
    自己复仇的道路

    自己复仇的道路,终究是坎坷非常!对面。林百川一指击飞李靖,目光已经锁定了林杨。他似乎就是来为陈朝歌撑...[详细]

  • 十香也不是坐以待毙的
    十香也不是坐以待毙的

    同时,十香也不是坐以待毙的,被攻击的她很快就对精灵讨伐部队展开了反击,一时之间,绚丽的打斗场面是直接...[详细]

图文聚焦